主页 > 地方资讯 >
消失的夫妻:4名恶徒侵犯新娘8个小时并残忍杀害夫妻3人死刑
发布日期:2022-05-14 01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广州老字号成五一消费新亮点,看完《消失的夫妻》的专题栏目,心里一直很压抑难受,很心痛,晚上一直睡不着,不曾想过人世间竟会有如此恶魔。

  夫妻俩死得太惨烈了,太冤屈了,却无处申冤,无能为力,如鲠在喉,只剩下心痛。

  2013年5月15日,山东费县的一位母亲一大早就忙着准备饭菜,因为自己的儿子儿媳(结婚半年)说好要过来吃饭。

  小夫妻的新房就在村子里旁边,位于城乡交界处,位置稍有点偏,上午10:00,见儿子儿媳迟迟未来,便打了电话,结果打了几遍都是关机状态。

  这让母亲心生疑虑,就前去探探究竟,到了房前,呼叫几声没人回应,大门和堂屋门也没锁,母亲看到院内的狗浑身是血地躺在角落里。

  警方迅速赶到现场,发现院内摄像头的线被剪断,院子外墙和墙头上有蹬踏的痕迹,防盗护栏被人撬开一个40cm*36cm的空间。

  沙发底下有折断的拖把、棍子,以及翻到的马扎,客厅餐桌上半锅红烧肉,四个剩菜,大量的啤酒瓶,另外衣柜里发现了烟蒂、饮料瓶以及被当烟灰缸的西瓜皮。

  连接摄像头的主机电脑没有找到,床单不翼而飞,床垫上还有血迹以及凶手残留的DNA,被子里面也发现血迹。

  警方推断家里来人了,来的肯定不是客人,因为红烧肉是用炒锅上桌的,也许是家里的不速之客,造成了夫妻俩的失踪。

  很快,在西南侧的扬水站中发现了一些滴落状的血迹,顺着血迹勘查,一路追踪到一处悬崖上,这里有一个小山洞。

  洞口下方有少量的血迹,外面还摆放着一些新的玉米秸秆,洞里也发现了秸秆,掀开秸秆,躺着的正是失踪的夫妻二人。

  经法医鉴定,死亡时间为5月15日凌晨,死亡原因是机械系窒息,妻子在死前遭受了非人的凌辱,丈夫的手脚有捆绑过的痕迹,身上有被殴打过的瘀斑。

  小夫妻俩是在附近的夜市做小吃生意的,两人踏实能干,待人温和淳朴,从来没与人结仇,夫妻感情也挺好,最后得出财杀的可能性最大。

  5月14日晚上9点多,夫妻俩的银行卡分6次共取出1.1万元,通过监控看到,凶手每取出一笔钱还乐呵呵地笑,得瑟地用手指弹新取的钞票。

  在周边勘查的同志发现了,在案发地西边的河中打捞到三个塑料袋,案发丢失的电脑主机,一个塑料袋装的夫妻二人的银行卡、户口本、存折和结婚证等。

  另一袋装的西瓜皮、烟蒂、以及喝完的饮料瓶等垃圾,而在最后一个塑料袋中有一条沾血的牛仔裤,通过检测,裤子的血迹就是被害人丈夫的。

  这张低保卡持有者为付某,已经70岁了,家在山东新泰市汶南镇,离受害者有100多公里,而且他常年卧病在床,所以警方排除嫌疑。

  但查到付某的儿子,付刚,25岁,无业游民,一个游手好闲的啃老族,而付刚一直拿着父亲的低保卡,重点是个子高,长得胖,外号胖子,这些符合作案条件。

  而村里的居民也反映,天还没亮的时候,看见四个人鬼鬼祟祟地在被害人家附近,最后往西边方向走去,一个胖子,三个瘦子。

  后通过技术分析,发现取款的人正是四人之中的赵峰,再通过当地入住宾馆以及客运汽车登记记录来看,这四人一直在一起,同吃同住。

  以此警方开始实施抓捕计划,通过对交通枢纽的排查,5月17日,付刚出现在山东济宁,正准备乘坐大巴回新泰。

  警方赶到车站时,大巴已经出发了,赶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逼停大巴,而张学军在逃跑时,一头乱窜跑进局长的车内,当场被抓。

  虽然警方快速破案,但他们提不起高兴,因为通过审讯,这四人的残忍手段让人震惊,让人愤怒,更让人心痛的是被害人。

  张学军,26岁,曾因抢劫罪被判处8年,2011年假释出狱,坐过几年牢,他是团伙中公认的老大。

  一开始,除了赵峰,其他三人发现有处新房装修气派,于是就产生偷盗的邪念,刚开始他们只是计划偷钱。

  撬开了护栏进去翻了翻,然而没有什么收获,但张学军在离开的时候发现夫妻二人的婚纱照,瞬间被妻子的美貌所吸引,还赞叹了一句:女主人长得真好看!

  此时他的心里已经产生了邪念,几天后赵峰找到了张学军:咱们不如抢个手机,老是盗窃,太麻烦了,张学军:中!

  这一次,他们的目标还是小夫妻家,因为上次盗窃,这家人应该会有所防范,所以他们直接入室抢劫。

  但是张学军、王吉营、赵峰三人身材瘦弱,心里虚,于是就找来胖子付刚,一直游手好闲的付刚一听要干票大的,直接就答应了。

  于是四人凑在一起,在2013年5月14日,四人乘坐三轮车来到夫妻新房附近,然后走小路绕道扬水站,一直潜伏,远远观察房子情况。

  潜伏期间,老大张学军说,这家女主人长得可好看,可不能浪费了。此时他们甚至想好了藏尸的地点,附近的小山洞。

  他们待了一下午,晚上6点多,夫妻二人骑着电动车出门了,随后四人溜到了房子附近,准备翻墙,发现院子里装有摄像头。

  付刚上去就把线剪断,几天前撬开的护栏没来得及修,四人轻松地钻进室内,然后翻箱倒柜,一番搜刮后,他们竟坐在一起吃着冰棍儿,抽烟聊天。

  晚上7点多,夫妻俩回来,妻子推开小卧室的门的时候傻眼了,四个陌生人拿着凶器对着自己,并很快控制妻子。

  随后丈夫也被另外三人控制住,张学军后来说,起初丈夫还拿小马扎砸向他,但寡不敌众,付刚和王吉营拿刀威胁,并且反绑用手铐铐住。

  从丈夫身上搜刮了三张银行卡,并逼问密码,妻子则被关在小卧室里,在这里遭受了8个多小时的非人凌辱,歹徒轮流对妻子实施了数次奸污,丝毫不考虑丈夫心中是怎样的痛苦煎熬,而丈夫在隔壁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8点左右,院子里的狗对着走出外面的张学军叫个不停,直接就被付刚用石头解决了。

  后邻居也证实,当晚8点左右,确实听到他家的狗叫得非常厉害,然后突然没了动静。

  9点多,王吉营和赵峰去取钱,回来时买了香烟、零食和饮料,甚至还让丈夫做饭。

  丈夫委曲求全只是想保住他和妻子性命,殊不知这帮歹徒穷凶极恶,打算吃饱喝足后杀人抛尸。

  凌晨1点多,张学军再次来到小卧室,妻子问:你们什么时候走?张学军回答:我们明天一早就走,你陪陪我。妻子忍痛:可以。

  妻子:你没事吧?丈夫没回答而是问:你没事吧?妻子扑在丈夫怀中大哭:我没事!丈夫哭着抚慰妻子: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!

  随后,丈夫被拉出去被王吉营和付刚用铁链勒住,还用塑料袋捂住口鼻,直至断气,丈夫甚至放弃了挣扎呼喊,心如死灰!

  半小时后,惊恐的妻子带着一丝侥幸问道:我丈夫呢?但她高估了这群歹徒的良心,我们把他杀了,该杀你了,悲痛欲绝的妻子放声大哭,一夜的屈辱,惨遭蹂躏,最终却还是活不下来,妻子甚至忘记了怎么挣扎,简简单单的塑料袋就把她捂死了。

  付刚还用烟头烫的方式,来判断妻子是否毙命,他在作案过程中,看上了丈夫的牛仔裤,换上后把低保卡装到牛仔裤里,但发现有血迹随即又脱了,卡片忘拿了,这点也是让警方快速破案。

  最终,付刚、张学军、王吉营被判处死刑,赵峰17岁,未成年人,被判无期徒刑(2019年已减刑)。

  缺乏了正确的教育及三观,以至于他们不思进取,只想做些歪门邪道的事,最终导致纷纷走上犯罪的道路。

  有研究表明,不健全的家庭结构、家庭的不良影响以及家庭教育方法不当易导致青少年走向犯罪道路。

  在缺乏教育和思想的灌输下,以及社会丑恶现象的影响,人性的恶就会无限被放大。

  当妻子知道丈夫被杀害后,自己一夜的屈辱也没能换回夫妻俩的性命,我不知道妻子当时的心情,悲愤?屈辱?绝望?不甘?也许恨不得撕碎这些禽兽。

  夫妻俩死前受到了身体和心理的摧残,而这些恶徒一瞬间被毙,几乎没经历多少痛苦,这太让人感到不公。